校标
   多云 17℃~25℃
 
手捧一卷 不亦乐乎
2013-03-23 23:25:17 星期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

安溪彩36彩票   白城宝

阅读,宁心养性。手捧一卷,品茗竹下,漫步石间,听风声琴音鸟鸣。好书读起来让人沉醉,如泡香茗一壶,叶卷叶舒,于水中荡漾,一圈一圈,更不紧不慢的划来一片馨香。此时,墨香的超然魅力已非一纸诗书那般简单。书可以读得大气,养求索之精神,书可以读得深沉,探人生之真谛。阅读,受用的绝非身心,更荡涤灵魂。手捧一卷,自是一方净土;手捧一卷,自是一掬清泉。

请看名家谈阅读—— 

林语堂:读书的艺术(节选)

在中国,常常有人鼓励学生苦学。有一个实行苦学的著名学者,有一次在夜间读书的时候打盹,便拿锥子在股上一刺。又有一个学者在夜间读书的时候,叫一个丫头站在他的旁边,看见他打盹便唤醒他。这真是荒谬的事情。如果一个人把书本排在面前,而在古代智慧的作家向他说话的时候打盹,那么,他应该干脆地上床去睡觉。把大针刺进小腿或叫丫头推醒他,对他都没有一点好处。这么一种人已经失掉一切读书的趣味了。有价值的学者不知道什么叫做磨练,也不知道什么叫做苦学。他们只是爱好书籍,情不自禁地一直读下去。

  这个问题解决之后,读书的时间和地点的问题也可以找到答案。读书没有合宜的时间和地点。一个人有读书的心境时,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读书。如果他知道读书的乐趣,他无论在学校内或学校外,都会读书,无论世界有没有学校,也都会读书。他甚至在最优良的学校里也可以读书。曾国藩在一封家书中,谈到他的四弟拟入京读较好的学校时说:苟能发奋自立,则家塾可读书,即旷野之地,热闹之场,亦可读书,负薪牧豕,皆可读书。苟不能发奋自立,则家塾不宜读书,即清净之乡,神仙之境,皆不能读书。有些人在要读书的时候,在书台前装腔作势,埋怨说他们读不下去,因为房间太冷,板凳太硬,或光线太强。也有些作家埋怨说他们写不出东西来,因为蚊子太多,稿纸发光,或马路上的声响太嘈杂。宋代大学者欧阳修说他的好文章都在三上得之,即枕上,马上,和厕上。有一个清代的著名学者顾千里据说在夏天有裸体读经的习惯。在另一方面,一个人不好读书,那么,一年四季都有不读书的正当理由:春天不是读书天;  夏日炎炎最好眠;等到秋来冬又至,不如等待到来年。

那么,什么是读书的真艺术呢?简单的答案就是有那种心情的时候便拿起书来读。一个人读书必须出其自然,才能够彻底享受读书的乐趣。他可以拿一本《离骚》或奥玛开俨(波斯诗人)的作品,牵着他的爱人的手到河边去读。如果天上有可爱的白云,那么,让他们读白云而忘掉书本吧,或同时读书本和白云吧。在休憩的时候,吸一筒烟或喝一杯好茶则更妙不过。或许在一个雪夜,坐在炉前,炉上的水壶铿铿作响,身边放一盒淡巴菰,一个人拿了十数本哲学,经济学,诗歌,传记的书,堆在长椅上,然后闲逸地拿起几本来翻一翻,找到一本爱读的书时,便轻轻点起烟来吸着。金圣叹认为雪夜闭户读禁书,是人生最大的乐趣。陈继儒(眉公)描写读书的情调,最为美妙:古人称书画为丛笺软卷,故读书开卷以闲适为尚。在这种心境中,一个人对什么东西都能够容忍了。此位作家又曰:真学士不以鲁鱼亥豕为意,好旅客登山不以路恶难行为意,看雪景者不以桥不固为意,卜居乡间者不以俗人为意,爱看花者不以酒劣为意。

周国平:读书“三悟”

●想养生多读书

  ●少读畅销书,多读大师经典著作

  ●只读原著不读“二手货”

  我们为什么要阅读?应该读什么样的书?又怎样去读呢?著名学者、作家、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周国平先生做客“南风讲坛”,主讲“阅读与人生”,周国平先生以诙谐幽默的语言、渊博深厚的知识,与读者分享自己的“读书观”,分享读书带来的快乐和读书对生活的意义。

  阅读可以养生、养心、养颜

  阅读可以给我们带来什么?周国平开门见山,分析人们阅读目的大致有三个:一是实用,比如学生的辅导书;二是消遣,通过阅读获得身心放松;三是提升,通过阅读提升涵养和品位,让自己充实成长。

  “为了实用而读一些书,诸如炒股、养生的,这不是真正的阅读,不算是一个有阅读习惯的人。”周国平直言,阅读是让心灵愉悦,阅读不能升官,不能赚钱,所以不能以外在的成功为目标,那样读不好书,也读不懂书,真正地坚持阅读,即使将来是和别人做同样一件事情,意义和价值也会不同。这是因为真正的阅读是一种精神享受,会让人变得快乐。

  周国平不讳言,现在养生书的火热铺天盖地,曾经找张悟本看病的各界名流趋之若鹜,这说明人们的心态是有问题的。求医不如求己,周国平为大家开出养生的秘方:阅读。周国平认为,经常阅读的人身心愉悦,没有忧虑,就会少得病,甚至不得病。周国平幽默地说,我因为长久读书,别人总说我显出与年龄不符的年轻,由此可见读书还可以养颜。因为写作是一种“支出”,而阅读却是一种“收入”,他建议大家多读书,少看电视,少上网。

  不做偶像粉丝要做大师学生

  现代社会节奏快,电视、网络对于阅读的冲击非常之大。在有限的时间里读书,读哪些书才能更有价值呢?周国平给出答案:少读畅销书,多读大师经典著作。

  电视和网络兴起,与人们的生活关系密切。但电视和网络追求信息的新和快,看电视不需要思考,而书籍承载着用文字来表达的文化内涵,必须思考。正因于此,周国平劝戒大家,不要满足于了解某个明星,读多少畅销书,而是要真正读懂书。“过去的时代出伟人,现在出明星。不要做任何偶像的粉丝,要做大师的学生。”周国平建议大家,少读畅销书,多读大师经典著作。

  网络时代的冲击,让很多人上瘾,阅读也变得快餐化、碎片化和娱乐化。导致真正的阅读率下降和思考能力的下降。周国平认为,畅销书不过是过眼云烟,而大师著作才是历久弥新的“宝藏”。经典著作初读感觉像重温一样,当你重温时,又感觉好像初读,再去读,仍像第一次那么新鲜。这种感觉让周国平兴奋不已,他说这些经典著作集中了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,与每个人都有精神上的血缘关系,读这种书的过程是灵魂在觉醒。这些财富每个人都可以占有,但是又不属于每个人,他需要我们去发掘和占有,而不是被丢弃和浪费。

  要读原著不要读“二手货”

  既然大师的经典著作汇集了无数智慧,那么该如何读经典呢?

  周国平说,读经典一定要读原著,因为原著最可靠,最真实的。“大师是有个性魅力的,大师往往比追随者更可爱,更平易近人。不要去跟他的秘书、朋友打交道。”周国平幽默的比喻,引得现场观众一阵欢呼。读经典,要读原著,不要读二手的、三手的。比如说喜欢孔子就要直接读《论语》,不要读其他人写的读《论语》的感受,如果你只读《论语心得》那就是你在读于丹,不是在读孔子了。

  原著是真实可信,但是原著往往又很难读懂,这该如何解决?周国平现身说法,给出经验:一要不求甚解。读得懂的先读下去,不懂的可以跳过,要在读的过程中感悟受熏陶,经过长时间的积累,不懂也会慢慢变懂。二要为我所用。不是随便读着玩,那是对自己不负责任,也不是做学问,非懂不可,而是为了精神上的生长。至于方法,要做好计划。在一段时间内,集中只读某一方面的书,而且要有选择地精读,做好笔记和摘录。读的过程中有感想,要记录下来,隔一段时间,整理随感,久而久之,就会让自己的内在越来越丰满。

易中天:择书如择偶

有句老话,叫男怕选错行,女怕选错郎

当然,这是从前。现在不怕了。选错行可以改行,选错郎也可以离婚么!不过,改行毕竟费事,离婚也很麻烦。能不改不离,最好。何况还有改不了离不掉的。就算改得了离得掉,那损失也无法追回,那影响也无法消除。夫妻双方是会相互影响的。康德甚至说一对夫妻相处日久,就连相貌都会变得接近起来,让人觉得对象对象,当真一对就像(其实是他们的言行举止神态表情都有了共同的情调)。面如此,而况乎心?遇人不淑,那可真是后患无穷,岂是含糊得的?

读书也一样。

读书当然不等于娶妻嫁人,非得从一而终,一辈子厮守不可。换一种书或一类书来读,也不像离婚改行那么困难,更没有什么道德问题。但这决不等于说读什么书是无所谓的。书的意义,有时比配偶还重要。因为一个人一旦养成了读书的习惯,往往就终身爱读甚至只读某一类书。这些书会影响他一辈子,甚至决定他走什么样的道路,有什么样的思想等等。比如毛泽东,依我看就是线装书读多了。如果多读些翻译书,情况只怕就会两样。

即便书不等于偶,至少也近于友吧?读什么书,也就是交什么人。古人云:不知其人而视其友。依我看,也无妨说不知其人而视其书。要了解认识一个人(当然是指那些断文识字多少读点书的人),只要看他平时都读些什么书,也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,甚至能猜出他的朋友都是些什么人。如果架上多为有思想有品位有份量的著作,自然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;相反,如果终日里尽读些不三不四的玩艺,则其人也难免会有些不三不四。不是说他人品一定不好,至少其品位就很可疑。

人总是愿意有些品位的。提高修养和品位,也是不少人读书的目的和动机之一。如果读来读去,品位没提高,反倒弄得俗气了,岂非南其辕而北其辙?

这就要有所选择。

选择也不易。谁来选,怎么选,都是问题。按照导师和准导师们的选择照单全收是不行的。那个靠不住。媒体上的排行榜当然也靠不住。就算是什么影响世界历史的××本书,也未必就是最佳选择。过去影响了世界历史的,现在就一定还影响?再说影响世界历史,又关我们什么事?说到底,读书毕竟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。自己的事,怎么能让别人来包揽?岂非包办婚姻?《中华读书报》的记者在调查名著导读一类书籍的销售情况时,一位读者张先生就明确表示他不读,因为感觉像是第三者插足导读之类的循循善诱尚不能接受,况乎越俎代庖地替人选书?

那么,自己来选又如何?也很困难。一个人,如果从来就没读过书的,他怎么知道该挑哪类书、哪种书、哪本书?要想学会选择,而且选得不离谱,除非他读过很多。

其实答案也就在这里:要学会选书,必先多读书。观千剑而后识器。判断力和鉴赏力都是从实践中产生出来的,读书也不例外。因此,初读书时,最好什么书都读,就像结婚之前先广交朋友,然后再从容选择一样。不要才见了一个,便忙不迭地定了终身。树木后面是森林。一叶障目尚且不可,如果那还是败叶,岂不更糟?

书读得多了,就有了选择。这倒不是说从此就只读一种书或一类书了。周国平先生说:读书犹如交友,再情投意合的朋友,在一块耽得太久也会腻味的(《人与书之间》)。其实岂止是会腻味,只怕还会造成思想的偏颇和心胸的狭窄,大非所宜。所谓有了选择,只不过是有了品位;所谓有了品位,也不是说从此只读的,不读的,而是说有了判断力和鉴赏力,知道好歹了。好歹和通常所谓雅俗不是一回事。自命风雅者,往往其实是恶俗;向为专家学者流不屑一顾的俗物,却没准反倒大雅。是雅是俗,全看你有没有品位。没有品位,便是《浮士德》或《红楼梦》,也能让他讲得俗不可耐。

品位只能来自阅读的经验。读的多了,自然也就知道好歹。这就要博览群书。而且那博览群书,还不仅是数量的,更是品种的。朱光潜先生说:你玩索的作品愈多,种类愈复杂,风格愈纷歧,你的比较资料愈丰富,透视愈正确,你的鉴别力也就愈可靠(《文学的趣味》)。所以,终身只读一种书或一类书是不妥的(哪怕这些书确实品位高雅)。它虽然能造成品位的纯正,却也难免趣味的偏狭。想想看吧,山间小溪固然清纯,却何如泥沙俱下的江河,广纳百川的大海?一个读书人,如能有此胸襟,大约也就不怕选错行选错郎了。

倘若无此可能,恐怕也只好挑那公认的经典名著来读。读经典名著,虽然没准会读成个书呆子,却肯定不会读成个二皮脸。此外,年轻人多读点古书,老年人多读点新书,也是办法之一。青年思想活跃。读点古书,并无碍其创新,反倒能增其厚重。老年人最忌僵化。多读些新书,就能保证生命之树常青。即便弄得老夫聊发少年狂,也没什么不好。但无论老少,最好还是博览群书,什么都读一点。

那么,就不怕看花了眼,或者变成野狐禅么?不怕。择书如择偶,又毕竟不是择偶,其实不妨寻花问柳,见异思迁,阅尽人间春色。何况,野狐禅也是禅么!只要能悟得无上正等正觉,修成正果,管他什么禅呢!

或许有人要问,如果我读了一辈子书,觉得读什么都好,并没有什么喜欢或合适的,又将如何呢?当真这样,我就要说,你作了最好的选择。你想,一个人,一生中时时有爱情,处处有朋友,岂非幸福?

当然,最好是,每个时期都有新朋友,却也有几个可以终身交往的老朋友。少年夫妻老来伴。人到晚年,能有几本心爱的书为伴,而且常读常新,该是多么值得欣慰的事?

那可真是幸甚至哉      

【责任编辑: lx】
地址:福建省安溪县官桥镇 邮编:362441 电话号码:0595-23339123
Copyright 2009-2010 福建省安溪彩36彩票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6309号